CANTACT 联系我们

面对种种丧葬陋习和乱象,民间展示了革新殡葬文

殡葬业曾经走过黑暗期
奢办丧事也是一种浪费社会资源的恶习,早在封建社会时期,历代不少封建帝王都已注意到这一问题,而且从“礼制”上不断纠正和完善。
丧礼早在周代就已具雏形,到战国时期已有一整套仪式,但据《仪礼》记载,即使士人之丧礼程序,也非常复杂。到秦汉时期,丧礼之仪才逐渐完善,按官品等级定礼制,不许越级奢办。东汉永平十二年(69年)夏五月,汉明帝诏曰:“今百姓送终之制,竟为奢糜,生者无担石之储,而财力尽于坟上……有司其申明科禁,宜于今者,宣下郡国。”
南宋时,朱熹在《朱子家礼》中增加了祀后土仪式,但宋代丧制禁止百姓丧葬时举乐鼓吹,规定:“如有犯此者,并以不孝论,预坐人等第科断,所在官员,常加觉察,如不用心,并当连坐。”
明代对丧礼仪式过分奢华也是严厉禁止的。明洪武五年(1372年),太祖朱元璋下诏:“古之丧礼,以哀戚为本,治丧之具,称家有无。近代以来,富者奢潜犯分,力不及者称贷财物,炫耀殡送,及有感于风水,停柩经年,不行安葬,宜令中书省臣集议定制,颁行遵守,违者论罪。”
清雍正十三年(1735年),雍正皇帝也曾诏曰:“朕闻外省百姓丧葬侈靡,甚至召集亲邻,开筵剧饮,名曰闹丧,且于丧所殡时杂陈百戏,匪唯背理,抑亦忍情。”责令各省督抚严禁此陋习,违者治罪。乾隆皇帝要求百姓丧礼节俭,下令从绅士开始,严格要求,如有违礼者,杖一百,并革去功名。对官员放任丧祭违制的,处以罚俸降级的处分。
据《平遥县志》载,明万历四十四年(1616年),平遥知县杨廷谟,对平遥境内奢办丧事之习,就曾十分感慨地说过:“又如丧礼乃送终大事,传不方丧,俱称家之有无乎。无奈侈丽相高,富厚恃贝,动备华细纸数百余杆,妆饰象驮仪卫、引路显神等类,繁竖盈街,鲜然耀目,甚至扮戏杂剧、毛女撒盖之饰,祗供观娱,哀戚荡然。如此浪费,巨者不吝千金,贫者不减百金,从未闻有赙帽之风。自经崇俭会举,婚友邻里方有补助之仪,仅革诓布之诮,其无益之费,尚因仍而未尽。”
以上泛泛之叙,可见丧礼奢华在封建社会也视为陋习,何况当今盛世乎?
自然葬蔚成风气
在台湾各县市,人口稠密、寸土寸金的台北市首先将树葬、撒葬等环保自然葬列为重要的政策目标。2003年11月,位于文山区富德公墓内的“富德生命纪念公园”正式启用,基地约700平方米。进行树葬仪式前,家属可选择喜爱的植栽区作为下葬点,在管理人员引导下,家属亲自执铲,掘出约直径10至15厘米、深20厘米的洞穴,再放入可分解棉纸袋盛装的骨灰,献上鲜花后,重新覆上土石即完成。至于撒葬则没有穴位,而是自由遍撒在指定的花圃区。
开办第一年,由于民众对环保自然葬法尚感陌生,台北市殡葬管理处确曾接过不少民众的抗议电话。例如有人打电话质疑,既然称做“公园”,就该是让小孩子尽情跑跳的地方,怎么可以撒入骨灰,触人霉头?面对此类误解,台北市殡葬管理处无不一一耐心加以解释:树葬、撒葬不但符合中国人“入土为安”的传统,更能让生命与自然合一。辟为公园则是为了跳脱传统墓地给人的阴森哀伤气息,让家属来此能体验到宁静温馨、生生不息的希望感。在事实的教化下,认同并选择自然葬法的民众逐年增多。2007年,台北市又新辟了富德“咏爱园”。
2003年,继树、撒葬后,台北市政府还率先试办联合海葬,帮助逝者实现回归大海的心愿。为了不让后人觉得无所凭吊,海葬结束后,家属可以得到一张小卡片,上面写的是海葬时骨灰抛撒的经纬度,往后亲属有需要时也可以出海追思。
如今,无论是台北市,还是屏东九如乡下,自然葬渐渐成为一种社会风气。
女作家曹又方为自己举办的一场前所未有的“快乐生前告别式”,曾带给台湾社会一个很大的冲击,颠覆许多人的死生概念。如今,台湾社会流行生前为身后做准备,和专业的殡仪服务公司签订契约,安排身后事。台湾的电视上,经常播出有关丧葬的广告,业者通过电视媒体营造优质殡葬事业的形象,提倡“生前契约”的观念,企图摆脱传统低俗而欠庄重的丧葬方式,也提供民众在生前能决定自己理想丧葬模式的选择,表现出其专业经营的形象及品牌,更让社会不再逃避面对死亡。业者通过网络或者其他途径,让购买者选择如灵堂布置,追思仪式,骨灰盒,甚至棺木等,并明码标价。当购买契约的客户过世后,家属只要给殡葬公司一个电话,一小时内就会有专人到达现场协助安排所有事务。
殡葬业吸引年轻人加入
台湾的民政管理部门近年来大力推行轮葬制度及公墓公园化。所谓轮葬制度,是指有些人过世后,开始还是土葬,7到10之后就捡骨,之后安放在纳骨塔内,尽量减少墓地的使用,并且让同一块墓地可以不断轮流使用。
而公墓公园化,是指用造园手法,将旧有的公墓重新规划整理后,栽植花草树木来加以美化绿化,使之看起来就像是公园一般。园区雇用专人管理,维护墓园整洁,防止滥葬滥建。公园化之后的墓园花木扶疏,风景秀美,让不少人假日扶老携幼前去悠游休憩,还有不少新人也不忌讳前往拍摄婚纱照。宜兰县的员山福园是“公墓公园化”的典范,更是机关学校经常指名参访的生命教室。在景观规划上,它顺应原有地形,保留大量林地,营造山水交融的景致。未来,员山福园将进一步广植花草,提升公园意象,并构思以家族认养形式,结合树葬与水保局的造林工作,让“山林保育”与“殡葬改革”能够两全其美。